移民澳洲悉尼后,生活发生了哪些变化?

来源:未知 作者:京审 点击:时间:2019-11-08 09:50
在悉尼生活已有两个半月。
 
 
澳大利亚这个自由且庞大的国度,悉尼这座冬天夜晚很长的城市,从开始的陌生,到如今开始享受它的平和,接受它在移动支付等生活配套上的不便。
 
慢慢地,便可以找到那种对于生活的平和。
 
常常都觉得我们俩,像是泡在温水里的金鱼,渐渐地开始习惯这里的温度与生活,也渐渐地开始把自己当成半个悉尼人。
 
不同于国内的丰富娱乐活动,澳洲人几乎没有什么夜生活,大家下班了都恨不得飞奔回家与自己的家人相聚。
 
就连商场这个固有定义里,会营业到很晚的地方,澳洲也是标准的朝九晚六。
 
我们的住处就在一所大商场的门口,生活挺方便。但正是这样,常常晚饭后想出去逛逛,看着外面的寂静夜色,将息未息的商店灯光,也只好悻悻作罢。
 
但又恰恰是如此,我发现其实有大把的时间是属于自己的。
 
不是像以前那样,隔三岔五的饭局、说是放松其实是比赛喝酒的KTV等等,那些能将你的空余时间瓜分的一干二净的场合。
 
在澳洲,物质生活相对寡淡,人们也只好去找寻那些自认为惬意的时光,比如看一本小说、去沙滩晒太阳、去街头看音乐表演等等。
 
所以我不认为灯火通明才算是一种慰藉,能找到让自己舒适,且享有自我的时刻,也是幸福的。
 
有时间的时候,我们除了学会给自己安排生活外,还要像旅客般去找寻一些这个城市的新奇,或者去细细体会这片土地的人文与风格。
 
这是同一地点,不同时间下的悉尼心脏市中心:TOWN HALL(市政厅)
 
这样极具维多利亚风格的古老建筑,澳洲很多地方都有。但是我还是钟意于这里,每次都会在这里找个凳子坐一会儿,发发呆什么的。
 
听街头艺人表演,看游客不小心吓飞一群鸽子,目睹肤色各异的人从我面前经过。
 
喜欢这样观察生活的时刻,感觉像是在剖析某种细节。
 
在太阳快落山的时候,坐在歌剧院的对面,观望突然成了某种带有仪式感的行为。
 
很多游客在拍照,我通常会找个没人的地方,静静看这明灭的日光,慢慢结束一天的工作。
 
天色黑下来,旁边的酒吧便要开始营业了。吹奏萨克斯是个大腹便便的老先生,他开始调琴音,不一会儿就捣鼓起来。
 
再细听就不自觉地会进入他的演奏氛围里,看着隔岸的歌剧院,似乎是某种略带着诗意的呼应。
 
我认为应该没有人是不喜欢海边的吧。
 
面对那种空旷,任何坚固而缠绕的结都会一瞬被打开。大海便是有这样的能力。
 
想起之前看蒋方舟的书,她所描写的大海,我觉得写的很恰当:
 
“它总是不断被划出道道伤痕,又总是处于完整无损的状态。海不会记得我来过,我的人生却被带到了未知的航道。”
 
这样坐在沙滩上,望着不管是浪涌还是沉静的海面时,大概人的心里都不自觉会产生某种体会,以及开始与自己对话的时刻。
 
因此,总是得益于“无聊的生活”,反而让我们找到另一种“有聊的生活。”

pk10赛车注册平台:  马斯克未回应置评请求。

京审澳洲分所为您出具澳洲投资移民审计报告,多年成功案例。

咨询电话:010-82672400

联系人:李老师

分享到:
?
在线客服系统